站在世界的反面。

© 齐业。
Powered by LOFTER

标本

我xKylo.
R18G预警!

他的内里最先腐烂,皮肤却仍然坚韧得不可思议,忠诚地包裹住那团糟粕。我抱起他,由于骨头都化掉的缘故,他整个人像一个充气塑料娃娃,似乎下一秒就会从我的臂膀间流出去,变成一摊溅在地上的泥泞污渍。他的皮肤显出死人独有的苍白,寒意被已经麻木的神经转换成他在世时的温暖,像他的肠道一样。
我丝毫不怀疑,如果我戳破这富有弹性的皮囊,里面褪色的鲜红就会喷射而出。我在搬运他的尸体时听见液体因为动作而冲击皮肤的声音。接着我把他放在我们的床上。他大字摊着,张开一双粗实的腿,就好像在等待我回家的深夜先睡着了一样。
我没有操他,而是躺下,把头埋进他丰腴的胸脯,那部分的尸水被挤压到头部和腹部,使...

是小酒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