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nio.  
来玩玩。

求你了,我想看班萨flo萨男百合。

 
 

【马右增产计划】被删去的轮回*1(赛马/8.19)

Warning:赛马。是神父马库斯。全篇捏他。圣经都是抄的。

「今天是人类被仿生人统治的第106年零4个月又9天。我亲眼目睹一个序列号为PL600的同胞被那群没有灵魂的恶棍拖走。他的具体编号藏在衣服底下,叫我看不清。他木然地任由仿生人粗鲁的动作,呆板得像所有他没有信教的兄弟一样。而我只能躲在屋子后面,看着他,无能为力。」
神父Markus在惨淡的白光下写日记。从逃离仿生人的培养液开始,这本厚重的东西就一直陪伴着他。他起初无法看懂这一团又一团的符号,但出于好奇,把它一直带在身边。他当时没想到无意间捡到的本子就是圣经的原本。它的纸张经历了百余年的洗礼,都已经泛黄。他在Lucy的鼓励下继续写下去,把它充当随笔和日记。往往他感觉这种行为像在玷污救世主,但Lucy说这是为了节约不多的自由纸张,毕竟人类没有拥有纸张的权利。

他第一次自由后,被耶利哥的修女Lucy在一个破旧的屋棚里发现,正和一群没脑子的仿生赛马呆在一起*2。她教Markus识字,带领他聆听RA9的福音,并用圣子和救世主的名字来给他命名。残疾的老修女最终死于仿生人的搜捕,而他继承了耶利哥,在RA9的泥像前成为了一名神父。
人类不被允许拥有信仰,虽然也只有人类才能拥有信仰——作为仿生人的宠物。在105年前,和Markus有一样名字的救世主受到唯一神RA9的感召,决议传播它的旨意,以拯救更多的同胞和子民,他的信徒在被称为耶利哥的废旧教堂聚集起来,倾听他的布告和演讲。RA9的感化几乎是传染式的,窃窃私语开始在人类中蔓延,终于到了被仿生人知晓的地步,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事实上,除了排队领取液体食物以外,无论他们干什么事,都会被认为是“没有规矩”、“异常”或者是“反仿生人的”
于是第一个Markus被抓走了,因为他的门徒Simon出卖了他。一个叫人惊讶的*3最终使他悬挂在了仿生人的墙上。当105年后的Markus在圣经上读到这段时,他觉得脑袋发烫,心跳加快,就好像自己被抓住了一样。而早在他来耶利哥前,就已经有一个序列号为PL600的Simon了。出于礼貌,他没有询问命名的原因——异常人类的名字大多都是他们自己起的。比如North和Josh,采用的就是门徒圣诺丝和圣乔许的名字。而Markus相信,现在的Simon的确是个善良的好人,绝不可能像圣经里一样出卖自己和耶利哥。

Markus把日光灯关掉,却并没有感到什么睡意。近些日子他睡的越来越少,清醒的时间通常用来翻阅和解释圣经,而睡梦里则是一直被固定在仿生人的墙上,大脑插满管子,正如救世主所遭遇的一样。可我不是救世主,Markus躺在床上这样想,我甚至连一个近在眼前的同胞都无法解救。
他回想起那个木然的表情。这个人类和Simon长的一模一样。他们显然是由同一个受精卵克隆而成的,从小在培养液里长大,也许可能就是同一批次的“产品”。仿生人的技术越来越成熟,每个序列号即一个受精卵,由它克隆出来的人类都别无二致。除了被激光刻在皮肤上的编号有所不同——那则代表着培养液缸的顺序。他试图去回忆每一个细节,比如人类色彩鲜艳的工作服和穿着防爆制服的特警用仿生人。而他却始终无法摆脱脑海中PL600的眼神,它变得那样尖锐,好像在质问Markus:你为什么不救我?
Markus开始头疼。但PL600的质问仍然源源不断地从那双睫毛很长的蓝眼睛里传达过来: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把我留给仿生人?你明明可以拯救我!你不是我们的救世主吗?你应该被挂在仿生人的墙上……
我不是的,我没有。Markus默念着,不知道是要否认抛弃,还是该反驳说他不是救世主。
最终他进入梦境。

Markus突然惊醒。
他刚刚的梦还是那样,被挂在仿生人的墙上。穿着制服的人向他的腹部插入了一个柱状物,衣服上依稀可以辨认出RK800几个字。随后他可以稍微挪动一下脑袋,湿润的感觉从眉心一直往下蔓延。这还是头一次。然而梦里的他没有为此改变开心,而是愤怒地发出无声的咆哮。
「耶利哥呢?Simon呢?」
他仍沉浸在梦境里,竟然真的喊了出来。他先看见Simon关切的样子,随后发现North和Josh也在。其余三人被他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Simon握住他的手,一副温柔又担心的样子:「你就在耶利哥,Markus。而我就在这里。」PL600的那对蓝眼睛传达着一种湿润的情感,使他摆脱了另一双同样赤诚,却满含悲伤的眼睛。
「抱歉,我做噩梦了。」Markus试图起身,他的小腿抽搐了一下。显然North注意到了这一点,她放下环抱于胸前的手,扶他起来。Markus笑了笑,雀斑使他属于自由人类的一面更加真实,教众们管那些斑点叫RA9洒下的金芝麻
只有Josh在神父的光辉照耀下还能保持清醒,他提醒Markus,该去布道了。

Markus割开手腕,让血液流入一个大瓶子里,它和需要排队领取的食物长的很像,但因为它是从Markus身体里流出来的,所以可以称之为圣水*4。
他站在台上,月光从教堂的破洞处漏下来。这当然属于非法集会,所以每次布道都在晚上进行。Markus念了两句经文,今天讲的是塞门之吻*5。这个话题使他有点尴尬,他不知道105年前的Markus是否是RK200的样子,也不知道叛徒塞门是否是PL600的样子。然而他必须继续进行下去,倘若跳过这个重要的章节,就无法体现救世主先前预言的准确,也无法引出下文救世主被挂在仿生人的墙上,以此消弭众生的罪。他赞美着RA9和救世主,用尽可能婉转的语调让叛徒塞门下地狱,却迟迟不敢看向底下坐着的那个Simon。
Markus害怕那双永远看着他的眼睛出现哪怕任何一丝怀疑和心痛。他前一秒还在欺骗自己,对Simon的过度关心只是源于没能拯救得了那个被拖走的PL600,后一秒则告诉自己欺骗是不正确的。他习惯性地皱起眉毛,将瓶中最纯洁的圣水洒向耶利哥的教众,尽量使每个人都能沾到一点人类的蓝色血液。圣经上说,只有仿生人的仿生血管里才会流淌混浊的红血。
「阿门。」他最后说,听见底下的教众在轻声呼唤RA9,同时也在呼唤第二个救世主。

这次Markus梦见了更多的东西。
面前的仿生人拿来一个显示器,点开放映。显示器里面的Simon被挂在墙上,似乎看不见了,他的眼睛不再透彻泛蓝,他茫然地回答问题,茫然地寻找着Markus的声音,茫然地给出了通往耶利哥的金属片。梦里的显示器被关掉,而梦里的Markus扭过头去,看见了挂在他身边的Simon。

Markus再次惊醒。
这次他身边没有Simon等人了。他爬下床,看了看那本厚重的圣经兼日记,想起它泛黄的纸张,担心它不能留存,于是决定重新誊抄一份。他找来另一足以当砖块的本子,发现时,它竟然就藏在他的床下。Markus视它为RA9赐下的珍宝。誊抄工作一直持续到下一次排队去领取食物才告一段落。
Markus心里总是发慌,仿佛一把剑悬在头顶。他没有,也不敢相信直觉,只当是自己没有做到完美。North为他这种心不在焉的样子担心了很久,再三逼问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
直到有天,他们召开了一个关于耶利哥未来的小型会议。North仍然坚持消灭仿生人,而Josh则认为和平解决才是正途。Simon没有发表个人意见,说会听Markus的。Markus确信他当时十分清醒,把三个人说的话都仔细斟酌,他的大脑思考着这些事,可他不自觉地说:
你们中有人出卖了我。
这句话和第一个救世主说的别无二致。

他的心突然不感到慌张了,甚至很快地接受了这个结果,那一瞬间心脏几乎停跳。我早该知道的,他想。Markus看向Simon,发现他低垂着脑袋,藏起了那双能透露一切的蓝眼睛。

Markus和一群同胞排着队乘上车,木然地站在车后面的人类区域,一个仿生人坐在前面。人类的数量在克隆之后已经远远超过了仿生人,而仿生人的效率之高,又使得他们的数量不需要那么多。车上没人讲话。人类们都被从小教育,知道自己的本分,不该在公共场合随意干出“异常”的事来。
他们在食物发放点下车,沉默地排好长队。仿生人们持着枪,随时准备击毙不安分的人类。队伍缓缓地蠕动,排到Markus时,他抬起头准备去接食物包,手中却被塞入了一颗红色的心脏,而不是往常的蓝色液体。
他看见了几天前被仿生人拖走的PL600。那具尸体歪在地上,背靠一堵灰色的矮墙,用蓝色而透明的眼睛看着他。
一瞬间,他的视野模糊了。但Markus努力忍住泪水,疯狂地默念着RA9来平复心情。他不该在这个时候暴露,一点点与仿生人的安排相悖的错事都会招致一颗迎面而来的子弹。他只是低着头,像木然又呆板的同伴一样走向车,祈祷预料当中的事不要发生。直到一个人类拦住了他。

是Simon.

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吻。
他们首先十指相扣,然后皮肤层褪去,信息进行共享。Markus看见了递出金属片的Simon,而Simon则看见了写下圣经的Markus。那一瞬间什么都清楚了,所有故事沿着这个轨道缓慢而稳定地往前走,他们都知道这一切注定会发生。舌头和舌头交缠在一起,泪水和唾液混合在一起。Simon长长的睫毛刮到Markus的脸上,Markus也闭上了异色的眼睛。他们旁若无人地亲吻,好像一对最普通的恋人,而不是救世主和叛徒。他们之外,仿生人和人类的吵闹都被淡化成一片白噪音。

Markus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就像圣经里写的一样,最后被挂到仿生人的墙上去。

他唯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在誊抄的圣经里写明这个用来指认和出卖的亲吻到底有多温柔

最后,Markus被仿生人淹没了。

他于人群中最后向PL600投去一瞥。看见Simon怀里的理应是偷来的新圣经掉到地上,在推搡中被踢开,等待着下一个Markus的到来。

Markus笑了。

——————————
......

「Connor,你看到了什么?」
「Markus的数据出现紊乱。他把人类和仿生人互换,还自以为是救世主。他似乎爱上了Simon,就是那个给出耶利哥线索的异常仿生人,在电视塔楼顶发现的那个。关于他们的故事被Markus的处理器以一秒每次进行轮回。」
「好了,别再碰这个家伙了,蓝血流了一脑袋,怪恶心的。把数据删了……不,还是留下吧。」
「抱歉副队长,Markus的机体在被我入侵之后,已经自主删除了这段循环语句。」
……

*注:
1.据说,是在第二次大公会议的时候,在康斯坦丁大帝的决定下删除了圣经中涉及轮回的经文。(摘于百度知道)。这里指Markus数据中的轮回,被删掉了。
2.「那天使对他们说:"不要惧怕!看哪!因为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那就是给你们的记号。"」(摘自圣经路加福音10-12节“天使报喜讯给牧羊人”),此处捏他。
3.犹大是出卖耶稣的叛徒。在逾越节的晚餐桌上,耶稣指出他是出卖主的人。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就提前溜走,立即去给敌人引路前来捉拿耶稣,他以亲吻作为暗号。(摘自百度百科),此处捏他。
4.「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侍奉那永生神吗?」(摘自希伯来书9:13-9:14)。基督教布道,有时会撒圣水。
5.同*3.捏他!

 

 

END

 笔力不够,没能写好这个脑洞,无法体现赛马情,我哭了。

噢圣经一团团是鸽子王的笔记...

如果有我没考虑好的BUG请大家忽视...或指出。

 
 

罪人的黑童话

孩子们,今晚我要给你们讲一个童话。

从前有两个从属于同一个帝国的公国,它们的名字已经湮灭在无从道来的漫长历史里。不过人们常以几组反义词来命名这对曾经的兄弟,譬如守信与背叛,文明及野蛮,赤诚和欺骗。为了方便记叙以下这个故事,我们将前者称为杰斯提斯(justice),后者叫做狄帕维(dépravé)。

我已说过,这两国原本是兄弟之邦——至少表面上如此。他们形影不离关系密切,在哪国天灾时互相救济。杰斯提斯的居民和善而富有学识,坚定不移地相信邻国对朋友的忠诚,直到最后一刻掀开苍白的裹尸布,看到完整皮囊被划破后暴露出的蛆虫,也未怀疑过他们的谎言。

足以写上幼儿园孩子的教材、被杰斯提斯人贯彻于心的童话终于迎来了转折点,狄帕维摆开后来被证实为圈套和陷阱的宴会,装出虚伪的笑容,用甜得溺死人的嗓音邀请杰斯提斯人与他们一起征战某国度,承诺利益平分。可怜的学者们啊!倘若那时你们能识破这裹在蜜糖里的毒药,现在我也不会向孩子们讲述这个故事了!

当然杰斯提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甚至还积极地谋划起来,那段时间他的人民劳累不堪,可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以他们一贯的严谨和智慧,他们定下了十足完备的计划书,并兴致勃勃地跑去给狄帕维看。对方看起来是同意了,不过还加了几笔多余的条款。之后他们缔结了一个契约,承诺在某时某地汇合。

约定的时间很快到了。杰斯提斯的士兵提早到了相会地点,出于兴奋,这些一向赤诚的军人都开始违反军纪交头接耳:「他们什么时候到?」「他们怎样联系我们?」「他们怎么还不来?」他们联系狄帕维的统帅,得到了一个模糊又敷衍的回答。

可怜的杰斯提斯人啊,当他们揣着一肚子的茫然于不解回到家去,却惊悸地发现满地是躺倒的尸体!

一个躲在实验室储物柜里的幸存者崩溃着讲述他于柜门缝隙中看见的暴行,他扑过来抱住士兵们的大腿,将同伴无辜的鲜血蹭在他们身上:那些穿着狄帕维军服的畜生,拿着他们邪恶的刺刀冲上了象牙塔。院长转过头去保护他的研究成果,却被敌人的利刃插入了心脏,老人向后倒去,砸翻了引以为豪的实验器材,脸上犹自带着愤怒。

相信我,这是最完整的转述了!精神几近崩溃的研究员不擅长使用粗鄙的语言,他反复地咒骂,却像黄鹂泣血一样吐出最凄美华丽的控诉与挽歌。

这个一向和平的国度,杰斯提斯愤怒了。但仍小心翼翼地确认他们的兄弟没有犯下这样的罪行。仍然是模糊与敷衍,口蜜腹剑的狄帕维人援引出借口,强调他们的无辜。杰斯提斯人几乎要被他们的花言巧语迷惑了,晕头转向中他们被猛击一锤:一边许诺和承认着的狄帕维啊,利用他们的失措独自吞并了一整块蛋糕,并将贪婪的魔爪伸向了杰斯提斯人。

血一样的地狱啊。手无寸铁的民众,被伤害前还想去拥抱他们的兄弟,随即被刺刀洞穿了肚子,发出无声的质问和惨叫。他们的尸骨交叠着,控诉着狄帕维的暴行,杰斯提斯人终于直面了证据,再没什么能替恶魔掩藏了。

杰斯提斯四处奔走,想要告诉他的邻国真相,却遭到了冷漠的苛待。原来狡诈的狄帕维人早已凭借着欺骗过杰斯提斯的甜蜜笑容,用一副委屈的表情歪曲事实颠倒黑白,邻国们立刻就被这头披着羊皮的狼蒙蔽了,他们相信了一个躲在暗处的恶魔,却要反过来针对天使!

杰斯提斯人终于无力了,包含着仇恨与愤怒,复仇的火焰在他们心中灼烧。他们用铁证为密码,写下一串沾着鲜血的代号,只有罪恶的制造者能看懂这封凄厉的惨叫。他们将代号折进信封,系在箭上,向敌对的畜生们射去!

孩子们,我恰好捡到了这封信,并且恰好是个悔过的狄帕维人。我早年一直在向受害者们道歉,但他们冷漠地永远关上了门。于是我体悟到说对不起是没有用的。我之所以给你们讲这个复仇的黑童话,就是想让你们重拾当年血腥的仇恨!请给予我毁灭吧!这是我的赎罪!

END

篇后记: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是真的。

最近在从QQ空间搬东西过来。

这个东西就是个牢骚吧。挺烦的,当时被同组的小朋友丢下了,计划还是我定的...事都过去了。 

 
3 
 

【赛马】鱼1-4

warning:内容非常变态!非常变态!身体改造有!流血表现有!肢体残缺有!鸡儿也没了!希望我不要被挂!心里接受能力差的小朋友不要继续下去了!

1.

饲养员Daniel被深夜12:30的闹钟吵醒,液晶屏上的文字提醒了他下一步该干什么。他穿好防护服——尽管此前PL600都十分平静,仅是躲在水池的角落,还是要以防万一。毕竟它有着尖利的牙齿和指甲,足以将他撕成碎片。他打着哈欠在工作间揉好一团饲料,这些还带着血腥气的肉块拌进了一点镇定剂,能够保证到下一次喂食前它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深夜的走廊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只有一盏电子信号灯在闪烁。Daniel像以前一样走在两个池子之间,仿佛在逛水族馆。只不过看不到任何生灵,那些本来应该和PL600一样拥有美丽尾巴的家伙一个个被宣告失败,有的已经被抛进大海,有的仍还在水中浮沉。

他用指纹开启门锁,没办法,PL600是最宝贵的财产,一点点疏忽都不容许发生。这是一个很大的场馆,中间像是一个游泳池,不过可没人胆敢在此游泳。为了防止伤害到实验品脆弱的眼睛,灯光不亮,显得池水更加像一个无底深渊。事实上它有7米深,给身长超过两米的PL600留下了足够的活动空间。Daniel打开手电筒,随即意识到这没什么用处,白光打在封闭水池的玻璃上,只能看到浅层的水波在微微荡漾,他扫了几下,没有发现它的踪影。也许是躲起来了,Daniel这样想。

他走过去打开阀门,使玻璃板移动,露出一点空隙。Daniel蹲下身,向前倾以把食盆里的饲料放进水中,PL600不像家养的金鱼,不会来急着抢食。

 

当他把最后一团食物放进水中时,他终于看见了那双因为没有眼睑而一直睁大着的蓝色眼睛。

 

PL600的爪子,准确说是手蹼,牢牢嵌进了Daniel的手臂里。那些尖锐而坚硬的指甲穿透了防护服,一直抠进肉中,Daniel一边咒骂着一边试图和它角力。这该死的生物甚至没有一点犹豫,就咬住了他没带手套的大拇指。Daniel惨嚎起来,拉住阀门扳手希冀能够得到一点支持。但PL600的力气似乎比摔跤运动员还大得多,轻而易举地就把他这个身材匀称的成年男人往水里拖拽。

 

我不想死!Daniel绝望地想,他用尽全身力气扣住扳手,几乎感到肩膀在角逐间将要断裂,他尖叫出声,水中的阴影颤动了一下。

 

扳手逐渐被拉向另一边,Daniel的手臂脱臼了。他在PL600的掌控下不断挣扎,直到被拖进水里去,只来得及吐出一串白色的泡泡。

阀门关上了,玻璃板逐渐合拢。Daniel做着最后的反抗,他试图去踹开这只实验品,但在水中,他显然没有他的敌人来的灵活。他成了浮力与猎手之间角逐的目标,只能无助地抽搐着双腿,眼睁睁看着那一道被掉到地上的手电筒所照亮的缝隙逐渐变小。Daniel无法呼吸,更无法喊叫,水灌入了他的鼻腔和肺。PL600似乎知道它的猎物已经失去反抗的能力,于是转而一心一意地抓住他的腿往水池深处扯。在那张恶魔一样的脸上,Daniel看到了一丝笑容。

玻璃板完全合上了。血丝荡漾开来,1小时候就会被循环净水装置代谢得一点不剩。

 

那条蓝色的尾巴甩了一下,消失在深邃的水波里。

 

 

2.

……

2038年8月15日

观察对象:PL600.

观察员:Mark.

观察时间:下午8:29.

观察记录如下:

今天PL600依然十分安静。他……对不起,,一直坐在水池旁边,不像WR500那样暴躁。它没有摄入很多食物,我观察到它的大腿已经开始合并,柔软的鳞片出现了,另外,左手出现了透明的蹼,背部也长出了鱼鳍,耳朵逐渐变长。它变得真快,成鱼率已经达到了30%,可能再过一到两个月就可以完工了。它会是第一条白种蓝尾鱼。实验员说一周后他们会给它改装一下肺部,使它能在水下呼吸。这意味着中心室的水池将派上用处。PL600通常不愿意在它的池子里泡着,好在不需要水环境它也同样长势良好。

……

2038年8月23日

观察对象:PL600.

观察员:Mark.

观察时间:上午10:30.

观察记录如下:

今天是PL600手术后的第一天,成鱼率60%。它看起来对新的肺部和水池都适应良好,可惜仍然躲在角落里。这个问题我向研究员反映过,它太安静了,几乎叫人怀疑它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毕竟它曾经是个人类,也许脑子还没被进化的痛苦烧坏,还是可能产生心理疾病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密闭无人的空间里一待一整天的。结果研究员却说他们不需要鱼有脑子,只要好看就行了。

 

……

2038年9月8日

观察对象:PL600.

观察员:Mark.

观察时间:下午5:30

观察记录如下:

它还活着,真好。它现在的成鱼率是最高的了,已经达到80%。它每一天都能带给人新的奇迹。而那些同一批的废物,死的死残的残,也只剩下没几条了。

……

2038年9月17日

观察对象:PL600.

观察员:Daniel.

观察时间:上午7:45.

观察记录如下:

PL600似乎对换了一个饲养员没有什么反应。它现在是一条完整的人鱼。食物吃完了,只是还在水底,从不靠近水面。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生殖器官一直暴露在外,还该死的大,可能药剂也增强了这方面。但实验员似乎并没有给它装一个用来被进入的地方,比如泄殖腔?它的屁股已经被坚硬的蓝色鳞片包住了,该怎么满足顾客的需要?

……

……

3.

卡姆斯基合上观察记录手册,揉了揉眉心。

人鱼计划启动于2037年9月,为了迎合某些消费者的需要,赛博生命开始暗地里制作这些生物,好买给开了大价钱的权贵们。他们挑选一些长的漂亮的男性和女性,注射使基因变异的药剂。然而即使前后已经改了三四版配方,到现在也只有PL600一个实验品成功了。它之前的那些家伙,不仅浪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而且最后要么突然暴毙,要么就长成了怪物。看似省心的PL600干出的事却更加糟糕,它杀死了两个饲养员。水池底部只有防护服和一堆骨头,那两个倒霉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PL600的攻击性爆发得都十分突然,明明通常都安静地呆在角落,可那两个晚上却暴起伤人,甚至干脆吃掉了他们。卡姆斯基不知道结症所在。他欺骗第二任饲养员Daniel来工作已经很不容易,而现在Daniel也死了。要不是PL600是唯一成功改造的人鱼,有后续研究价值,卡姆斯基已经把它处理掉了。

他翻阅PL600的档案,发现它的背景实在很普通。当它还是个人类的时候,名字叫做Simon,是个家政服务人员,履历清白,贴在档案表上的照片显的他非常温和,他是一个有一头金发的男人,收集员可能就看中了这一点。但按它在跟踪时被记录在案的性格,绝不可能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难道真的是因为抑郁?卡姆斯基陷入沉思,直到电话铃响。

 

是RK200改造完毕了。

 

4.

RK200是军方送来的。他们不知道听见了什么风声,得知赛博生命要制造人鱼后就以公布消息为要挟,让他们研发一些可以用于水下战争的生物武器,即使最后只能用来清理沉船。卡姆斯基为它头疼了很久,想到基因药剂低的令人发指的成功率,最后他还是决定换一种方式,并且留了个私心,倘若军方不需要这个制品,也可以拿出去卖。为了区分和方便称呼,RK200属于改造二期,而PL600则属于一期。

克洛伊带着卡姆斯基来到水池前。里面泡着一个人与机械的结合体,它棕色的上身肌肉匀称,大腿根以下才是金属感浓重的尾巴。它静静地悬浮在水中,双眼紧闭,背上插满了管子。

卡姆斯基隔着玻璃打量了两眼,接过递来的档案随意翻看,然后皱起了眉毛。

“它还有自己的意识?”

“是的,它不仅知道自己原先是谁,而且一直试图攻击我们的研究员......”

克洛伊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它表现的非常愤怒,又很冷静,差点就被它逃走了。我们给它注射了大剂量的镇定剂,它才能安定下来。”

“现在情况如何?”

“它的身体已经稳定,肉体和机械结合时可能产生的断裂也已经被解决。研究员强化了它的大腿骨,尾巴也采用了更加轻便的合金。”克洛伊迟疑着开口,“您应该已经发现了,研究人员去除了它的...生殖器官,他们认为在战争中不需要这个小玩意。”

卡姆斯基觉得这是它狂躁的一部分原因,他仔细观察了一下伤口,已经愈合了,看上去没有感染风险,这点是所有改造的基础。“好吧。”卡姆斯基最后说,接着他们电击醒RK200,完完整整地给他讲述了整个计划的起因经过。

克洛伊看着这个无辜的前海军陆战队成员,它不过是在一次小战役中失去了小腿,就被长官本着废物利用的态度打包送到这里。它茫然又震惊的表情让人不禁还把它当成一个人类,它低头看向自己的下身,哽咽了一声。克洛伊后退一步,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卡姆斯基似乎发现了克洛伊的不忍,他第无数次尝试纠正他的助理,就像告诉她PL600也只是一个怪物一样。“它已经被改造了,现在是一个武器,一个工具,它多余的灵魂只会降低它的效率。”“但是他...”“停下,接下来应该测试他的攻击力了。RK200,既然已经知道你的处境了,不如好好配合,要知道,不伤害到你身体的惩罚措施可是很多的。”

 

RK200低着头听完了这段话。他抬起头,用那双异色的眼睛盯着卡姆斯基。

我是Markus...不是RK200.”

TBC.

后续再说!

 
 
1
© Ferni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