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玩玩。

标本

我xKylo.
R18G预警!

他的内里最先腐烂,皮肤却仍然坚韧得不可思议,忠诚地包裹住那团糟粕。我抱起他,由于骨头都化掉的缘故,他整个人像一个充气塑料娃娃,似乎下一秒就会从我的臂膀间流出去,变成一摊溅在地上的泥泞污渍。他的皮肤显出死人独有的苍白,寒意被已经麻木的神经转换成他在世时的温暖,像他的肠道一样。
我丝毫不怀疑,如果我戳破这富有弹性的皮囊,里面褪色的鲜红就会喷射而出。我在搬运他的尸体时听见液体因为动作而冲击皮肤的声音。接着我把他放在我们的床上。他大字摊着,张开一双粗实的腿,就好像在等待我回家的深夜先睡着了一样。
我没有操他,而是躺下,把头埋进他丰腴的胸脯,那部分的尸水被挤压到头部和腹部,使它们反常地凸起。这是我用过最好的枕头了。
我陷入睡眠。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肿胀地不像话,几乎是原先的两倍了。他平静的五官扭曲了,皮肤被绷得很紧,尸体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我不以为意,仍像平时一样把他抱起,提防着桌角戳破他的皮囊。他似乎比活着的时候轻了点,可能他的灵魂质量很大。我把他放在电视前,调到他爱看的节目。我留下一个吻在他发胀的脸颊,转身去做一份小蛋糕。
当我端着小蛋糕回来的时候,他高兴地爆炸了。尸水带着腐臭到骨子里的味道溅了我一身。我不满地将被污染的小蛋糕放在茶几上,不期望得到回应地开始批评他。两分钟内我历数了他干的那些混蛋事,包括用棍子把家破坏地到处都是还有深夜带着一肚子别人的精液回家。接着我第无数次原谅了他,只是为他不能吃到干净的小蛋糕而惋惜。
一个小时后我把家里清理干净。毫不怜惜地将曾经恋人的一部分用拖把赶进下水道,一些尚未化去的肌肉块和脂肪进了厨房的垃圾桶。除了被溅到的沙发上留下了暗红的痕迹,其余污渍都消失了。
我坐到他身边去,拎起那张从中撕裂的人皮,有些部分尚且保持完好,遗憾地是失去了柔软的嘴唇和湿漉漉的眼睛。我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把他轻柔地摊在木地板上,跨过他出门买东西。
为了以防万一我买了几乎一人高的棉花。我没有考虑到破坏美感的风险,反正他已经够糟糕了,结实而廉价的黑线比鱼线更能衬托他白色的皮肤。
我把他揭下来放在腿上,恍惚还能看见他骑在我身上哭泣的样子。我开始一边塞棉花一边缝合。我后悔我没去学学如何缝纫,黑色的线粗暴地把皮肤组合起来,却并不完美贴合,棉花从那道人为的伤疤里暴露出来,我耐心地把它们戳回去。
这项任务花费了我大量时间,期间我去做了一份披萨,问缝完上半身的他要不要来一份,他似乎还在因为我批评了他而赌气,没有说一句话。
终于我拼完了。他轻的过分,几乎是一只气球。他的手脚伸直着,质感比以前更好了。我捏捏他的手心,温柔地像一个合格的丈夫,把柔顺的他抱回床上,为他干涩的入口抹上凡士林,然后操到了一团棉花。

我放在他杯子里的过量安眠药果然有效。他现在睡得很熟了。

END

评论
热度(3)
 
© 我是垃圾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