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玩玩。

翅膀

我生了两只翅膀,或许是四只,或许是六只。它们可能是天使洁白的羽翼,也可能是恶魔漆黑的蝠翼,再者就是小精灵透明脆弱的翅膀。无所谓,反正是这么一个器官。当它们振动时,气流就会从上方下方穿梭而过,将我托举起来。我好凭借我的动作而翻滚、翱翔。

我爱惜我的翅膀,常要抚弄它们,为他们自豪,和同班一起飞上天去。这使所有人感到快慰。我们是属于飞翔的生灵。我们象征着青春年少。我们象征自由。

然而有一天,有谁要夺掉我们的翅膀了,或许是用剑,或许是用刀,或许是用锯子。无所谓,总归是一件工具和一个安慰性的借口。利器或钝器割开我与翅膀的连接处,它们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有些人在这残酷的暴力中体察到痛苦,因而嚎叫,随后被扼住脖颈,这不像是猎人屠杀天鹅,倒像是机器切割肉牛。有些人则木然地呆滞着,感受到或者没有感受到鲜血流过脊背,流到足下埋葬着无数我们的尸体的地里,终归没能使积淀出的酱色变得更加殷红。

有人尝试着反叛:他们努力地在那可怖的创口里长出一点点骨殖,终于冲破了茧的覆盖,露出那样可敬的白色了。可他们比木然者更为惨烈。大胡子的或穿红袍的,西装革履或道貌岸然的,无所谓。他们一齐将他按在地上了。用锉刀对准骨骼,沉钝如翅膀落地、尖利如猎物嚎叫的声音响起来了。白色被逐渐挫平。期间仍在流血化脓的肉被刮烂了。没有人理会。

他们当然会呻吟、痛斥、嚎叫。他们必须呻吟、痛斥、嚎叫。但这似乎没有勾起同伴们投入反叛行动的意愿。那些失去了翅膀的人怯懦着后退,表现的好像已经忘记了疼痛。甚至他们会举报同伴背后冒出的点点白色,借此换来稍作喘息的机会。大家都知道:这群人已经永远失去了翅膀了。


最后的最后,地底下无数个同样的我们,灵魂从被叠放整齐的尸体里漂出来,试图给地上的我们一些安慰。

可惜那时候我们也将垂死了。《翅膀》

我生了两只翅膀,或许是四只,或许是六只。它们可能是天使洁白的羽翼,也可能是恶魔漆黑的蝠翼,再者就是小精灵透明脆弱的翅膀。无所谓,反正是这么一个器官。当它们振动时,气流就会从上方下方穿梭而过,将我托举起来。我好凭借我的动作而翻滚、翱翔。

我爱惜我的翅膀,常要抚弄它们,为他们自豪,和同班一起飞上天去。这使所有人感到快慰。我们是属于飞翔的生灵。我们象征着青春年少。我们象征自由。

然而有一天,有谁要夺掉我们的翅膀了,或许是用剑,或许是用刀,或许是用锯子。无所谓,总归是一件工具和一个安慰性的借口。利器或钝器割开我与翅膀的连接处,它们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有些人在这残酷的暴力中体察到痛苦,因而嚎叫,随后被扼住脖颈,这不像是猎人屠杀天鹅,倒像是机器切割肉牛。有些人则木然地呆滞着,感受到或者没有感受到鲜血流过脊背,流到足下埋葬着无数我们的尸体的地里,终归没能使积淀出的酱色变得更加殷红。

有人尝试着反叛:他们努力地在那可怖的创口里长出一点点骨殖,终于冲破了茧的覆盖,露出那样可敬的白色了。可他们比木然者更为惨烈。大胡子的或穿红袍的,西装革履或道貌岸然的,无所谓。他们一齐将他按在地上了。用锉刀对准骨骼,沉钝如翅膀落地、尖利如猎物嚎叫的声音响起来了。白色被逐渐挫平。期间仍在流血化脓的肉被刮烂了。没有人理会。

他们当然会呻吟、痛斥、嚎叫。他们必须呻吟、痛斥、嚎叫。但这似乎没有勾起同伴们投入反叛行动的意愿。那些失去了翅膀的人怯懦着后退,表现的好像已经忘记了疼痛。甚至他们会举报同伴背后冒出的点点白色,借此换来稍作喘息的机会。大家都知道:这群人已经永远失去了翅膀了。


最后的最后,地底下无数个同样的我们,灵魂从被叠放整齐的尸体里漂出来,试图给地上的我们一些安慰。

可惜那时候我们也将垂死了。

END

是一点小牢骚。

评论
热度(3)
 
© 我是垃圾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