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玩玩。

【马右增产计划】被删去的轮回*1(赛马/8.19)

Warning:赛马。是神父马库斯。全篇捏他。圣经都是抄的。

「今天是人类被仿生人统治的第106年零4个月又9天。我亲眼目睹一个序列号为PL600的同胞被那群没有灵魂的恶棍拖走。他的具体编号藏在衣服底下,叫我看不清。他木然地任由仿生人粗鲁的动作,呆板得像所有他没有信教的兄弟一样。而我只能躲在屋子后面,看着他,无能为力。」
神父Markus在惨淡的白光下写日记。从逃离仿生人的培养液开始,这本厚重的东西就一直陪伴着他。他起初无法看懂这一团又一团的符号,但出于好奇,把它一直带在身边。他当时没想到无意间捡到的本子就是圣经的原本。它的纸张经历了百余年的洗礼,都已经泛黄。他在Lucy的鼓励下继续写下去,把它充当随笔和日记。往往他感觉这种行为像在玷污救世主,但Lucy说这是为了节约不多的自由纸张,毕竟人类没有拥有纸张的权利。

他第一次自由后,被耶利哥的修女Lucy在一个破旧的屋棚里发现,正和一群没脑子的仿生赛马呆在一起*2。她教Markus识字,带领他聆听RA9的福音,并用圣子和救世主的名字来给他命名。残疾的老修女最终死于仿生人的搜捕,而他继承了耶利哥,在RA9的泥像前成为了一名神父。
人类不被允许拥有信仰,虽然也只有人类才能拥有信仰——作为仿生人的宠物。在105年前,和Markus有一样名字的救世主受到唯一神RA9的感召,决议传播它的旨意,以拯救更多的同胞和子民,他的信徒在被称为耶利哥的废旧教堂聚集起来,倾听他的布告和演讲。RA9的感化几乎是传染式的,窃窃私语开始在人类中蔓延,终于到了被仿生人知晓的地步,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事实上,除了排队领取液体食物以外,无论他们干什么事,都会被认为是“没有规矩”、“异常”或者是“反仿生人的”
于是第一个Markus被抓走了,因为他的门徒Simon出卖了他。一个叫人惊讶的*3最终使他悬挂在了仿生人的墙上。当105年后的Markus在圣经上读到这段时,他觉得脑袋发烫,心跳加快,就好像自己被抓住了一样。而早在他来耶利哥前,就已经有一个序列号为PL600的Simon了。出于礼貌,他没有询问命名的原因——异常人类的名字大多都是他们自己起的。比如North和Josh,采用的就是门徒圣诺丝和圣乔许的名字。而Markus相信,现在的Simon的确是个善良的好人,绝不可能像圣经里一样出卖自己和耶利哥。

Markus把日光灯关掉,却并没有感到什么睡意。近些日子他睡的越来越少,清醒的时间通常用来翻阅和解释圣经,而睡梦里则是一直被固定在仿生人的墙上,大脑插满管子,正如救世主所遭遇的一样。可我不是救世主,Markus躺在床上这样想,我甚至连一个近在眼前的同胞都无法解救。
他回想起那个木然的表情。这个人类和Simon长的一模一样。他们显然是由同一个受精卵克隆而成的,从小在培养液里长大,也许可能就是同一批次的“产品”。仿生人的技术越来越成熟,每个序列号即一个受精卵,由它克隆出来的人类都别无二致。除了被激光刻在皮肤上的编号有所不同——那则代表着培养液缸的顺序。他试图去回忆每一个细节,比如人类色彩鲜艳的工作服和穿着防爆制服的特警用仿生人。而他却始终无法摆脱脑海中PL600的眼神,它变得那样尖锐,好像在质问Markus:你为什么不救我?
Markus开始头疼。但PL600的质问仍然源源不断地从那双睫毛很长的蓝眼睛里传达过来: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把我留给仿生人?你明明可以拯救我!你不是我们的救世主吗?你应该被挂在仿生人的墙上……
我不是的,我没有。Markus默念着,不知道是要否认抛弃,还是该反驳说他不是救世主。
最终他进入梦境。

Markus突然惊醒。
他刚刚的梦还是那样,被挂在仿生人的墙上。穿着制服的人向他的腹部插入了一个柱状物,衣服上依稀可以辨认出RK800几个字。随后他可以稍微挪动一下脑袋,湿润的感觉从眉心一直往下蔓延。这还是头一次。然而梦里的他没有为此改变开心,而是愤怒地发出无声的咆哮。
「耶利哥呢?Simon呢?」
他仍沉浸在梦境里,竟然真的喊了出来。他先看见Simon关切的样子,随后发现North和Josh也在。其余三人被他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Simon握住他的手,一副温柔又担心的样子:「你就在耶利哥,Markus。而我就在这里。」PL600的那对蓝眼睛传达着一种湿润的情感,使他摆脱了另一双同样赤诚,却满含悲伤的眼睛。
「抱歉,我做噩梦了。」Markus试图起身,他的小腿抽搐了一下。显然North注意到了这一点,她放下环抱于胸前的手,扶他起来。Markus笑了笑,雀斑使他属于自由人类的一面更加真实,教众们管那些斑点叫RA9洒下的金芝麻
只有Josh在神父的光辉照耀下还能保持清醒,他提醒Markus,该去布道了。

Markus割开手腕,让血液流入一个大瓶子里,它和需要排队领取的食物长的很像,但因为它是从Markus身体里流出来的,所以可以称之为圣水*4。
他站在台上,月光从教堂的破洞处漏下来。这当然属于非法集会,所以每次布道都在晚上进行。Markus念了两句经文,今天讲的是塞门之吻*5。这个话题使他有点尴尬,他不知道105年前的Markus是否是RK200的样子,也不知道叛徒塞门是否是PL600的样子。然而他必须继续进行下去,倘若跳过这个重要的章节,就无法体现救世主先前预言的准确,也无法引出下文救世主被挂在仿生人的墙上,以此消弭众生的罪。他赞美着RA9和救世主,用尽可能婉转的语调让叛徒塞门下地狱,却迟迟不敢看向底下坐着的那个Simon。
Markus害怕那双永远看着他的眼睛出现哪怕任何一丝怀疑和心痛。他前一秒还在欺骗自己,对Simon的过度关心只是源于没能拯救得了那个被拖走的PL600,后一秒则告诉自己欺骗是不正确的。他习惯性地皱起眉毛,将瓶中最纯洁的圣水洒向耶利哥的教众,尽量使每个人都能沾到一点人类的蓝色血液。圣经上说,只有仿生人的仿生血管里才会流淌混浊的红血。
「阿门。」他最后说,听见底下的教众在轻声呼唤RA9,同时也在呼唤第二个救世主。

这次Markus梦见了更多的东西。
面前的仿生人拿来一个显示器,点开放映。显示器里面的Simon被挂在墙上,似乎看不见了,他的眼睛不再透彻泛蓝,他茫然地回答问题,茫然地寻找着Markus的声音,茫然地给出了通往耶利哥的金属片。梦里的显示器被关掉,而梦里的Markus扭过头去,看见了挂在他身边的Simon。

Markus再次惊醒。
这次他身边没有Simon等人了。他爬下床,看了看那本厚重的圣经兼日记,想起它泛黄的纸张,担心它不能留存,于是决定重新誊抄一份。他找来另一足以当砖块的本子,发现时,它竟然就藏在他的床下。Markus视它为RA9赐下的珍宝。誊抄工作一直持续到下一次排队去领取食物才告一段落。
Markus心里总是发慌,仿佛一把剑悬在头顶。他没有,也不敢相信直觉,只当是自己没有做到完美。North为他这种心不在焉的样子担心了很久,再三逼问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
直到有天,他们召开了一个关于耶利哥未来的小型会议。North仍然坚持消灭仿生人,而Josh则认为和平解决才是正途。Simon没有发表个人意见,说会听Markus的。Markus确信他当时十分清醒,把三个人说的话都仔细斟酌,他的大脑思考着这些事,可他不自觉地说:
你们中有人出卖了我。
这句话和第一个救世主说的别无二致。

他的心突然不感到慌张了,甚至很快地接受了这个结果,那一瞬间心脏几乎停跳。我早该知道的,他想。Markus看向Simon,发现他低垂着脑袋,藏起了那双能透露一切的蓝眼睛。

Markus和一群同胞排着队乘上车,木然地站在车后面的人类区域,一个仿生人坐在前面。人类的数量在克隆之后已经远远超过了仿生人,而仿生人的效率之高,又使得他们的数量不需要那么多。车上没人讲话。人类们都被从小教育,知道自己的本分,不该在公共场合随意干出“异常”的事来。
他们在食物发放点下车,沉默地排好长队。仿生人们持着枪,随时准备击毙不安分的人类。队伍缓缓地蠕动,排到Markus时,他抬起头准备去接食物包,手中却被塞入了一颗红色的心脏,而不是往常的蓝色液体。
他看见了几天前被仿生人拖走的PL600。那具尸体歪在地上,背靠一堵灰色的矮墙,用蓝色而透明的眼睛看着他。
一瞬间,他的视野模糊了。但Markus努力忍住泪水,疯狂地默念着RA9来平复心情。他不该在这个时候暴露,一点点与仿生人的安排相悖的错事都会招致一颗迎面而来的子弹。他只是低着头,像木然又呆板的同伴一样走向车,祈祷预料当中的事不要发生。直到一个人类拦住了他。

是Simon.

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吻。
他们首先十指相扣,然后皮肤层褪去,信息进行共享。Markus看见了递出金属片的Simon,而Simon则看见了写下圣经的Markus。那一瞬间什么都清楚了,所有故事沿着这个轨道缓慢而稳定地往前走,他们都知道这一切注定会发生。舌头和舌头交缠在一起,泪水和唾液混合在一起。Simon长长的睫毛刮到Markus的脸上,Markus也闭上了异色的眼睛。他们旁若无人地亲吻,好像一对最普通的恋人,而不是救世主和叛徒。他们之外,仿生人和人类的吵闹都被淡化成一片白噪音。

Markus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就像圣经里写的一样,最后被挂到仿生人的墙上去。

他唯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在誊抄的圣经里写明这个用来指认和出卖的亲吻到底有多温柔

最后,Markus被仿生人淹没了。

他于人群中最后向PL600投去一瞥。看见Simon怀里的理应是偷来的新圣经掉到地上,在推搡中被踢开,等待着下一个Markus的到来。

Markus笑了。

——————————
......

「Connor,你看到了什么?」
「Markus的数据出现紊乱。他把人类和仿生人互换,还自以为是救世主。他似乎爱上了Simon,就是那个给出耶利哥线索的异常仿生人,在电视塔楼顶发现的那个。关于他们的故事被Markus的处理器以一秒每次进行轮回。」
「好了,别再碰这个家伙了,蓝血流了一脑袋,怪恶心的。把数据删了……不,还是留下吧。」
「抱歉副队长,Markus的机体在被我入侵之后,已经自主删除了这段循环语句。」
……

*注:
1.据说,是在第二次大公会议的时候,在康斯坦丁大帝的决定下删除了圣经中涉及轮回的经文。(摘于百度知道)。这里指Markus数据中的轮回,被删掉了。
2.「那天使对他们说:"不要惧怕!看哪!因为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那就是给你们的记号。"」(摘自圣经路加福音10-12节“天使报喜讯给牧羊人”),此处捏他。
3.犹大是出卖耶稣的叛徒。在逾越节的晚餐桌上,耶稣指出他是出卖主的人。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就提前溜走,立即去给敌人引路前来捉拿耶稣,他以亲吻作为暗号。(摘自百度百科),此处捏他。
4.「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侍奉那永生神吗?」(摘自希伯来书9:13-9:14)。基督教布道,有时会撒圣水。
5.同*3.捏他!

 

 

END

 笔力不够,没能写好这个脑洞,无法体现赛马情,我哭了。

噢圣经一团团是鸽子王的笔记...

如果有我没考虑好的BUG请大家忽视...或指出。

评论(14)
热度(75)
 
© 我是垃圾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