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玩玩。

【900马/康马】惊蜕1-2

被屏蔽无数次。疯了。
是康纳兄弟做首相搞国王马库斯的故事。
全文链接走评论。
想要红心和蓝手。

1.
洗衣妇将一盆脏水倒进下水口,撩起粗布围裙的下摆擦了擦汗。因为对外战争,她的丈夫不幸牺牲,国王并没有闲钱用以给这些勇士的遗孤一点慰藉。为了生计,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不得不出来干这种活,但起码她要比一个扫烟囱的人高贵一些,她是自由民,而那是最低贱的的职业。尽管如此,长久辛劳换来的薪金也仅够母子三人勉强维持。
洗衣妇去公用井那里汲水,等着洗下一批雇主的衣服,却又听见那个该死的吟游诗人抱着那把破琴哼唱歌谣。她原本无意去听,奈何这首东西已经在孩子们的嬉笑声中传遍了大街小巷,当她在铁匠那儿做学徒的儿子口中听到歌词,她几乎快气疯了。洗衣妇觉得这个游手好闲的懒汉在偷走儿子原来勤恳好学的心,现在这个小子已经满嘴首相和国王的暧昧事体,如果仔细询问,他还会添油加醋地描述他们做爱的细节。

更叫洗衣妇绝望的是,歌谣的主角之一就是那对同叫康纳的兄弟。当耶利哥的年轻姑娘们聚在一起刺绣时,一场场关于城里权贵公子的评判和排名就她们细细碎碎又含羞带怯的语调之间激烈展开,凭借着几乎可以媲美国王的权力和财富,更重要的是那张英俊的脸蛋,这两个年轻人之一总能拔得头筹,另一个则位列第二,至于喜欢哥哥还是弟弟,则全凭女孩们的个人喜好。她们互相挥舞着香帕,以女人独有的嗔怪将那些和自己保有同样幻想的姐妹称为异想天开的小荡妇。在这群姑娘们天真的大脑里已经出现了她们躺在鸭绒被里,用名贵的东方瓷器饮用白兰地的样子了。
当洗衣妇还是个没有出嫁的小姑娘时,自然也免不了来上这么一番浪漫的想象,虽然她按部就班地嫁给了一个小商人的儿子,但坚持认为梦中情人的名声也需要她的维护。八卦,尤其是和宫廷牵扯不清的那些,总是受到民间的欢迎。那时候有人甚至明显地说出王储比康纳兄弟还要好看,但出于一种微妙的自知之明,没有人敢于把自己摆到未来的王后这个位置上去。

好吧,现在不应该叫王储了,也不应该叫康纳兄弟了。新王马库斯已经加冕完毕,而年轻的前首相,也就是兄弟间年长的那个,已经去世好几天了。关于这个拥有诸多暗恋者的传奇人物,死因众说纷纭。有的说他像一个忧郁的诗人一样在玫瑰旁自刎,有的说他为了某个求而不得的女人纵深一跃,这些都是通俗但是十分荒谬的想法,即使这样,接受度最高的、也是在洗衣妇眼中最受不了的一种说法就是:康纳染指了王储,而得到权杖和王冠的新王选择了复仇。
她不仅深恨这个讲法的源头——那个井边的吟游诗人,甚至有点恨上了国王,因为假使的确就是他杀掉了康纳,那证明之前朝堂上的和睦关系都是演给居民看的假象。她曾经天真地以为他们常常一起在民众前出现,这代表着康纳的地位十分有保证,那些日子她常放下活计,跑到中央广场,隔着重重人群看她的梦中情人。他们看上去十分亲善,大家都认为日后康纳也会是个辅佐君王的好首相,结果在新王登基的第二天,这个全城最大家族的长子就离奇去世了。
也许洗衣妇的心已经在歌谣和怀疑的攻击下动摇了,她本能地排斥这对死者的亵渎,又直觉这确实就是事情的真相。最后她决定不再痛苦,既然曾经的爱慕对象已经离世,就该放下这点心事。
汗从她粗糙泛红的脸颊上流下,她打好水,继续卖力地搓起手里的衣服。

评论(14)
热度(108)
 
© 我是垃圾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