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玩玩。

罪人的黑童话

孩子们,今晚我要给你们讲一个童话。

从前有两个从属于同一个帝国的公国,它们的名字已经湮灭在无从道来的漫长历史里。不过人们常以几组反义词来命名这对曾经的兄弟,譬如守信与背叛,文明及野蛮,赤诚和欺骗。为了方便记叙以下这个故事,我们将前者称为杰斯提斯(justice),后者叫做狄帕维(dépravé)。

我已说过,这两国原本是兄弟之邦——至少表面上如此。他们形影不离关系密切,在哪国天灾时互相救济。杰斯提斯的居民和善而富有学识,坚定不移地相信邻国对朋友的忠诚,直到最后一刻掀开苍白的裹尸布,看到完整皮囊被划破后暴露出的蛆虫,也未怀疑过他们的谎言。

足以写上幼儿园孩子的教材、被杰斯提斯人贯彻于心的童话终于迎来了转折点,狄帕维摆开后来被证实为圈套和陷阱的宴会,装出虚伪的笑容,用甜得溺死人的嗓音邀请杰斯提斯人与他们一起征战某国度,承诺利益平分。可怜的学者们啊!倘若那时你们能识破这裹在蜜糖里的毒药,现在我也不会向孩子们讲述这个故事了!

当然杰斯提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甚至还积极地谋划起来,那段时间他的人民劳累不堪,可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以他们一贯的严谨和智慧,他们定下了十足完备的计划书,并兴致勃勃地跑去给狄帕维看。对方看起来是同意了,不过还加了几笔多余的条款。之后他们缔结了一个契约,承诺在某时某地汇合。

约定的时间很快到了。杰斯提斯的士兵提早到了相会地点,出于兴奋,这些一向赤诚的军人都开始违反军纪交头接耳:「他们什么时候到?」「他们怎样联系我们?」「他们怎么还不来?」他们联系狄帕维的统帅,得到了一个模糊又敷衍的回答。

可怜的杰斯提斯人啊,当他们揣着一肚子的茫然于不解回到家去,却惊悸地发现满地是躺倒的尸体!

一个躲在实验室储物柜里的幸存者崩溃着讲述他于柜门缝隙中看见的暴行,他扑过来抱住士兵们的大腿,将同伴无辜的鲜血蹭在他们身上:那些穿着狄帕维军服的畜生,拿着他们邪恶的刺刀冲上了象牙塔。院长转过头去保护他的研究成果,却被敌人的利刃插入了心脏,老人向后倒去,砸翻了引以为豪的实验器材,脸上犹自带着愤怒。

相信我,这是最完整的转述了!精神几近崩溃的研究员不擅长使用粗鄙的语言,他反复地咒骂,却像黄鹂泣血一样吐出最凄美华丽的控诉与挽歌。

这个一向和平的国度,杰斯提斯愤怒了。但仍小心翼翼地确认他们的兄弟没有犯下这样的罪行。仍然是模糊与敷衍,口蜜腹剑的狄帕维人援引出借口,强调他们的无辜。杰斯提斯人几乎要被他们的花言巧语迷惑了,晕头转向中他们被猛击一锤:一边许诺和承认着的狄帕维啊,利用他们的失措独自吞并了一整块蛋糕,并将贪婪的魔爪伸向了杰斯提斯人。

血一样的地狱啊。手无寸铁的民众,被伤害前还想去拥抱他们的兄弟,随即被刺刀洞穿了肚子,发出无声的质问和惨叫。他们的尸骨交叠着,控诉着狄帕维的暴行,杰斯提斯人终于直面了证据,再没什么能替恶魔掩藏了。

杰斯提斯四处奔走,想要告诉他的邻国真相,却遭到了冷漠的苛待。原来狡诈的狄帕维人早已凭借着欺骗过杰斯提斯的甜蜜笑容,用一副委屈的表情歪曲事实颠倒黑白,邻国们立刻就被这头披着羊皮的狼蒙蔽了,他们相信了一个躲在暗处的恶魔,却要反过来针对天使!

杰斯提斯人终于无力了,包含着仇恨与愤怒,复仇的火焰在他们心中灼烧。他们用铁证为密码,写下一串沾着鲜血的代号,只有罪恶的制造者能看懂这封凄厉的惨叫。他们将代号折进信封,系在箭上,向敌对的畜生们射去!

孩子们,我恰好捡到了这封信,并且恰好是个悔过的狄帕维人。我早年一直在向受害者们道歉,但他们冷漠地永远关上了门。于是我体悟到说对不起是没有用的。我之所以给你们讲这个复仇的黑童话,就是想让你们重拾当年血腥的仇恨!请给予我毁灭吧!这是我的赎罪!

END

篇后记: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是真的。

最近在从QQ空间搬东西过来。

这个东西就是个牢骚吧。挺烦的,当时被同组的小朋友丢下了,计划还是我定的...事都过去了。 

评论
热度(4)
 
© 我是垃圾人/Powered by LOFTER